拥抱2020年代|出行十年:穿越烧钱大战之后,该反思什么?
2019-12-27 02:20:48
  • 0
  • 1
  • 0

来源: 中国企业家杂志

慢下来未必是坏事,2019年,出行行业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寻找初心。

文|《中国企业家》记者 郭佳莹

编辑|马吉英

头图制作|肖丽

2019年,滴滴慢下来了。事实上,整个移动出行行业的玩家都开始慢下来了。

数年以前,不论是创业者还是资本方都以为这是个拥有无限可能的蓝海。自2012年“滴滴打车APP”上线开始,移动出行领域动作不断,新共享出行平台、互联网巨头和传统车企相继入局,网约车、共享单车、分时租赁领域全面开花。很多人认为,只要携资本、科技就能攻占这条新航道。

大量资本涌入,平台也试图通过不断补贴和并购,借助资本力量占领市场。有公开报道称,在成立之后的四年里,滴滴耗费了近110亿美元现金。而在2016~2017年,共享单车行业最火爆的时候,摩拜和ofo也几乎是不计成本地进行补贴大战。

当时的从业者都坚信,只有比对手跑得更快,圈得更大的甚至最大的市场份额,才能成为最后的赢家。

但当赢得竞争对手后,胜利者们却发现自己深陷另一个“泥潭”。就在滴滴占据网约车市场大多数份额之际,一次不期而至的“顺风车事件”,让高速奔驰、试图在更多领域跑马圈地的滴滴,从空中坠落,回到了“人间”。

不仅是网约车领域,分时租赁也经历了从创业狂欢到集体湮没的命运转折,共享单车投放也遭遇城市管理难题,它们的高光时刻就如同灰姑娘的水晶鞋,在午夜12点钟声响起时,戛然而止。

曾经投资人眼中的“性感商业模式”和充满想象力的科技公司,如今变成到处“救火”的消防员。他们所做的,也不再是带着科技的光环去颠覆传统,而是辗转于安全、运营、应付投诉等事情。

但慢下来未必是坏事,2019年,行业开始重新审视自己,寻找初心。正如程维在世界互联网大会上所说,“原来我们追求成为全球最大一站式出行平台,是一种比较自我的追求;在经历安全事件等挑战后,我们开始反思,公司的追求应该更加具有人文导向和用户导向。”

当不再为资本的梦想而激进,不再把上市作为终点,做好服务,可能才更为长久。

爆发

2012~2017年,移动出行经历了从野蛮生长到全面爆发的阶段,其不仅局限于滴滴等网约车平台不断刷新的融资纪录。随着新模式、新玩家的陆续进场,以网约车新政出台为分界点,移动出行开始成为传统车企、共享单车以及分时租赁模式的舞台。

整个移动出行市场形态万千,除了新兴创业公司,传统车企对网约车和分时租赁市场也趋之若鹜。不管大众还是丰田,都曾喊出要转型做出行服务公司之类的口号。有数据统计,截止到2016年年底,全国共有375家分时租赁平台,投入运营的超过100家。但从公司数量来看,对于分时租赁最积极的当属车企。

2013年,上汽集团和上海国际汽车城集团共同出资成立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平台EVCARD;2016年,吉利成立的蓝租车,与旗下网约车平台曹操专车一同构成吉利集团的移动出行服务体系;力帆集团和首汽分别于2015年11月和2016年2月创办盼达用车和GoFun出行等。

这个市场甚至还引来外资的关注,奔驰母公司戴姆勒集团在2008年先后推出了两个分时租赁品牌Car2go和Car2share,并于2016年初开始在中国部分城市进行试运营。

“共享化”成为当时最热的概念。2017年8月,交通部和住建部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小微型客车租赁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明确提出要鼓励分时租赁发展,表示分时租赁一定程度上缓解私家车保有量的快速增长及对道路和停车资源的占用。《意见》还鼓励使用新能源车辆开展分时租赁,并在充电基础设施布局和建设方面给予扶持。

在政策的鼓励下,涌入共享汽车赛道的创业公司越来越多,传统车企间似乎也达成了共识:不仅要靠“共享”来内部消化车辆,还要靠它对整个企业结构进行优化转型,继而生存下去。

难题

不管网约车、共享单车还是共享汽车,2018年都遭遇了发展路上的难题。

作为解决“最后一公里出行”的最佳方案,共享单车在资本助推下,几乎是一夜之间出现在城市街头,在为市民提供出行便利的同时,其所带来的“城市病”也逐渐凸显,引来市民的问责。

另一方面,在共享出行领域,盈利问题始终是一把悬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2018年,中国交通运输部副部长刘小明在国务院例行吹风会上回答记者提问时透露,彼时国内共有77家共享单车企业,已经投入2300万辆单车,其中有20余家倒闭或停运,曾产生退押金难的问题。

分时租赁也是个门槛极高的行业:重技术、重资产、重运营。随着2017年EZZY、途歌、Car2go等分时租赁平台倒闭和负面消息的流出,“分时租赁无法盈利”的结论仿佛成为一道“魔咒”,让更多人开始怀疑其商业模式的合理性。

在盈利方面,滴滴也未能幸免,其2018年一年的亏损高达109亿元人民币。

但如果回顾过去几年移动出行领域最大的事件,滴滴顺风车接连发生的两起安全刑事案件无疑是引发讨论最激烈的议题。伴随十部门联合入驻滴滴总部检查,滴滴处境开始发生逆转,创新代言人的光环不再,社会责任和安全问题成为公众谈论滴滴的主旋律。与此同时,相关部门在2018年的网约车大整改中要求,所有网约车平台在12月31日前清退所有无证车辆。

独角兽公司遭遇发展困境,需要在增长需求迫切与平台治理高压之间做好权衡。对于光环耀眼的出行独角兽来说,这是其不曾有暇深思但又呼啸而至、无法回避的难题。

解决

如果说之前的滴滴更多是扮演行业规则颠覆者、资本领域的超级独角兽的角色,是在云端生存,那2018年底开始,这只超级独角兽的状态更像是回到“人间”。

2018年底,滴滴开启了“安全大整治”,包括平台规则、安全响应、客服流程,很多东西开始打翻重建。历经400多天的整改,顺风车整合上百个安全功能和策略,迭代了12个版本,优化了226项功能后,于2019年11月开始陆续恢复试运营。

事实上,滴滴的举动也代表了大部分移动出行公司的心态。一个有趣的现象是,随着2018年底资本热潮褪去,“得市场占有量得天下”的说法已经失灵,共享出行行业开始重新审视商业本质,“提高精细化运营”成为该行业的新命题。

哈啰出行CEO杨磊曾表示,“这个生意特别有意思的是,它的场景太多了,任何场景都会让车子进入一个状态,有可能闲置、破坏等等,这是一个极其依赖运营的生意,我们不是研究什么黑科技的公司。”

当企业开始回归用户体验和平台运营,也有更多的处于灰色地带的现实问题需要面对和解决。滴滴在安全攻坚深水区时曾遇到许多棘手案例,比如,获得C1驾照的聋哑人司机到底能否开网约车?实际法律没有做限制,同时残疾人也要养家,也有就业的权利。

这些更加考验一家企业的同理心和判断力。一位在滴滴从事安全处置的员工说,“我原以为所有事情都应该有一个明确答案,但事实并非这样,我们只能在取舍时尽可能把事情做得更稳妥一点。”

只有把安全、运营、服务做好之后,行业和公司才能无后顾之忧地展望未来。事实上,未来十年,自动驾驶、网联服务、共享经济及汽车电动化依然是汽车行业发展公认的四大趋势。这四大趋势正合力推动着移动出行行业的变革。

以自动驾驶为例,2019年8月,滴滴自动驾驶刚刚分拆成一家独立公司。据滴滴CTO张博介绍,自动驾驶商业化很快会在上海市嘉定区开始落地,这个项目将会在上海嘉定的一个小范围区域内进行,更重要的是,普通用户将可以通过滴滴APP叫到一辆无人驾驶的网约车。“这将会是中国首个商业化自动驾驶叫车服务+混合派单服务。”张博说,“滴滴非常有可能率先在中国实现无人驾驶商业化运用。”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
网站地图 申博太阳城注册 申博官网登录 现金网百家乐 盛618官网
菲律宾申博太阳岛 申博管理网 申博在线娱乐登入网址 申博太阳成会员登录
申博游戏手机下载 申博现金百家乐 申博太阳城直营网 百家乐真人游戏
捕鱼游戏 太阳城申博官网 申博代理开户 申博现金网址
太阳城亚洲注册 申博电子游戏 777老虎机游戏登入 菲律宾太阳城申博